Eternal iNsAniTy

Insanity is relative. It depends on who has who locked in what cage.

Category: Thoughts

原則不清楚,身段極硬就是虛張聲勢。原則清楚,身段極軟則是值得敬畏。

在臉書上看到這篇文章,實在說到我心坎了。值得思考。

我又想到三國演義(這次不是火鳳燎原就是了),最後一回(120回)薦杜預老將獻新謀,降孫皓三分歸一統。東吳陸抗是如何在邊境與羊祜保持和平的?有在爭「國格」嗎?沒有。羊祜有在用武力震攝嗎?也沒有。都在經營人民的生活。人民才有和平,才有生存的機會。吳主孫皓要陸抗出兵晉國,抗回草疏,「…疏中備言晉未可伐之狀,且勸吳主修德慎罰,以安內為念,不當以黷武為事。吳主覽畢,大怒曰:『朕聞抗在邊境與敵人相通,今果然矣!』遂遣使罷其兵權,降為司馬,卻命左將軍孫冀代領其軍。群臣皆不敢諫。」接著,「…丞相萬彧,將軍留平、大司農樓玄三人見皓無道,直言苦諫,皆被所殺。前後十餘年,殺忠臣四十餘人。皓出入常帶鐵騎五萬。群臣恐怖,莫敢奈何。」試問現在誰在不斷的扣帽子,用各種製造與論的霸凌方式「殺掉」理智的聲音?帶著「路過」的「和平」群眾製造「非我類及匪類」的恐懼?但,一旦挑起事情了,我們有陸抗嗎?對面可多的是羊祜、杜預、王濬等人才啊。

要是現在對方仍然用純武力恫嚇,那好解決。但是真的只是這樣嗎?只是銀彈?只是利誘?我們有什麼呢?

原則不清楚,身段極硬就是虛張聲勢。原則清楚,身段極軟則是值得敬畏。

所以,我們的核心思想跟價值觀是什麼?學運的這些人,代表我們要的原則嗎?

你們想讓張志軍看到什麼樣的台灣?
June 29, 2014 at 10:48pm

作者:Peter Hu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notes/907853069240557/

張志軍,第一位來訪的中國國台辦主任,繼之前台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問大陸,開始打破了以往透過「黨對黨」與「民間團體白手套」的兩岸交往模式,開啟了官方對官方的溝通,這對台灣來說,無論你喜不喜歡,都是很重要的一步。

所以,其實對台灣最大的課題是,「你們想讓張志軍看到什麼樣的台灣」。這之所以是個課題,是因為張志軍會是個人物。他的前一任,王毅,現在是中國外交部長。當前大陸的外交體系與兩岸體系已經是一套班子,兩塊招牌,可以想見他對台灣有什麼想法,將會影響未來中國的對台政策與方向,也會影響將來台灣的國際空間。

對於反對者來說,其實他們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可以利用這次張志軍擺明要放下身段的契機,做很多很大量的溝通的工作。中國並不是鐵板一塊,也是由許許多多的人組成的,很多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觀點,不同的價值認同。不是不能被影響,但是要看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影響。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無論你想要用什麼方式,最糟最糟的一種,就是用「力量」。潑漆、阻路、威嚇,都是不同方式力量的展現。你到了我的地盤來,給你看看我多有力量,就是這樣的心態。

你想讓中國懼怕台灣嗎?然後,讓中國向台灣妥協?滿足台灣所有的願望?

這個出發點必須要好好思考一下。台灣,有沒有讓中國懼怕的本錢?為什麼台灣要試圖讓中國懼怕?

我想寫點東西,但是又很懶。因為我知道,清楚這個道理的朋友,已經早就清楚了。不想去相信這個現實的,怎麼寫也不會相信。

中國近年來在國際外交上展現出一種姿態,試圖展現出「人畜無害」的姿態。所以,必須要「遇軟則軟」,但是,最近從習上台之後,「遇硬也未必軟」。從對日關係,基本上就是走向一種即使面臨衝突也無所謂的態度,對美國,從斯諾登事件,歐巴馬放了那樣的狠話,中國照樣讓斯諾登走了。對俄羅斯,大手筆兩百多億美元的天然氣預付款,讓高傲的普丁大老遠跑一趟上海,捧了亞信峰會的場面。

張志軍訪台,不會改變些什麼事,也不會有些新鮮事,但是對於張志軍個人的感受,除了場面上的官話,看不出太多端倪,也不是台灣媒體關切的重點。但比較起來,大陸方面對台的態度,是相當成熟的,原則放在前面,但身段極軟。

相反的,台灣的反對者們,看不出任何的原則,但身段硬的不得了。

我看到一種想法,許多人討厭台灣的現狀,認為都是馬英九、財團、中國聯手框起來的,必須要打倒這三者,才能突破。但事實是,台灣的現況,就是整個國際社會合謀的結果,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而已。你打倒馬英九,只是少了一個最懂得怎麼跟中國拖下去的領袖。

如果連台灣現況形成的根本性原因都不了解,你想要訴求什麼?感覺這些人,把對馬英九那一套,想套用在張志軍身上,套用在中國身上,這要不是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就真是徹徹底底的無知。「總之,你就得照我說的辦,我才是民主,我才是價值。」

馬英九是你選出來的,但張志軍不是。

到現在還在說,中國關我什麼事的,不太適合參與這種討論。對於現實狀況缺乏常識的,我不知道這種人有什麼立場可以來談論是非對錯。

總之,套句胡錦濤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我相信,台灣未來的出路,必須要「寄希望於大陸人民」。

誠然台灣可以在自己將來的道路上,有決定性的重量,但是,絕對無法避免的,必須要爭取同情,爭取理解,爭取認同,來自對岸的大陸人民,甚至是官員們。

這點,我們很多朋友做的很好。在對岸的民眾之間,留下許多佳話,留下了一個深刻鮮明的印象,「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照現在部分年輕人與極端政客的這種搞法,繼續這樣搞下去,鼓吹台人仇陸,激化兩岸矛盾,我預測一下,如果中國的官方媒體又配合的很好,那就是激起比較大規模的仇台氣氛。大陸民眾就像是欠缺點一把火的乾柴,憤青絕對要比台灣多的多。而且他們恨的到,做的到。他們仇日,連日系車都不買,日本手機也不用,只看A片與蒼井空。但是台灣人呢?仇韓?三爽照樣買,星星照樣看;仇陸?小米機排隊都買不到,甄嬛重播多少次了都不嫌煩。而大陸民眾,拒買所有台灣商品、農產品,抵制赴台旅遊,我相信一點都不會有困難度。甚至政府都完全可以不用出面鼓動。

台灣這個品牌在對岸的價值,是多少人多少年來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礎,而摧毀這一切,只需要一朝一夕的功夫。一個小小玻璃瓶的台灣省農會出品的牛奶,在大陸超市的冰箱裡可以賣到16元人民幣一瓶。維力的張君雅小妹妹,一包可以賣到台灣兩三倍的價格。誰也沒有權利,自己以為自己代表整個台灣,讓太多的人受傷害,只為了成全你們自以為是的意氣,自以為是的正義。

民進黨早就放棄了在街頭去對抗中國的路線,當政過就知道,一點屁用也沒有。現在民進黨,猛力走向對話,從謝長廷,賴清德,陳菊,到蔡英文自己。

在台灣的街頭,對付不了中國。你其實對付的,只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手足,你正在對付,那個本來應該要成為你所團結的對象。

State of the (European) Union

Sitting in PEK airport I finally had a chance to do some reading. Then I came across this article on my Zinio: 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europe-stumbles-toward-a-tighter-union-08102011.html

While the article didn’t argue for or against the ECB moving towards being the finance ministry of EU states, it shows that the member state politicians are against such a notion because of the “dissolution of (fiscal) power” from the member countries to the ECB.

It all seem to make sense, until I realized that no one, not a single person, questioned or pondered about the complete lack of CITIZEN PARTICIPATIONS in such a move. The power of fiscal planning and how tax dollar gets to be used cannot be in the control of a group of non-elected officials. For that matter it shouldn’t even be in the hands of officials appointed by the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 it can, but the internal workings need to be crystal clear, because we are all stakeholders in this, yet we are largely shielded from knowing the details.

The media was supposed to explain, question on our behalf, and letting us know the various aspects of issues. Yet nowadays we don’t have news media, we only have media channels that regurgitate press releases. Or worse, we have news medium that are basically partisan hackery. You the viewer, you the citizen, are on a need-to-know basis and you only need to know it in this way. How can citizens be voting for their future, if they are presented with manufactured facts? When the only source of clarity is more interested in view ratings and now page views? There is no democracy, no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when people don’t know shit!

By the way, sort of along the same line, go check out Pat Condell on YouTube, there is another video not from him but appearing on the same page of a little girl brainwashed by Islamic teachings and her view on Jews. I can’t link to it right now as I’m still behind the Chinese firewall, but ill link it when I get to HK or Taiwan. It’s no laughing matter. And before you get up in arms about Islamic extremists, consider the hate spread by pro-Taiwan-independence people against those opposing it, and vice versa. Sigh, I wonder if these people and their followers know how ridiculous they appear.

Anyway rant over, en route to Hong Kong!

在書店看了【虎媽的戰歌】卻買了【教育應該不一樣】

虎媽的戰歌前幾天我在金石堂陪老婆稍微讀了一下【虎媽的戰歌】,我拿起來差不多沒三分鐘就立刻放下了。她倒是讀了更久。但是最後我們倆卻都搖搖頭將書放回架子上。沒因為甚麼,就因為我認為這本書真是不應該被出版。

好,或許不該這麼說,但是我認為這本書的出版,對我來說反而點出了許多虎媽無法滿意給我解答的幾個問題。

(一)我能同意書中說的「中國父母所知道的是,除非你對一件事情很擅長,否則它就不會有趣。」,不過這不是絕對。也可以因為有趣,而讓人變得很擅長。但是,我認為對於中國父母來說,學習例如鋼琴,小提琴等,只不過是盲目的一種追求,一種炫耀,一種在西方文化優勢下所產身的對於自身文化的自卑感。與其去學習甚麼 “皇家” 鋼琴學院證書,有多少父母鼓勵小孩去學二胡?古箏?有多少父母鼓勵小孩去練吉他,玩樂團?為什麼不?難道音樂不是【平等】的嗎?還是說玩搖滾樂團沒有證書?沒有級別?不知道如何去評論好或不好?不能去炫耀?那麼請問虎媽逼小孩去學拉提琴是為了甚麼?是因為小孩子喜歡,但是不願意花功夫?還是因為虎媽喜歡,所以小朋友得【先花功夫】然後【必須喜歡】?那麼這是為了小朋友去學?還是爸媽去學?於是,學習的初衷就這麼被扭曲了。

(二)虎媽似乎總喜歡把自己放在【我懂得比你多得多】的位置。然而,身為孩子的我,卻發現,其實父母也是人,也是第一次做父母。第一次做兩個小孩的父母。第一次面臨失業,第一次面臨孩子長大… 等等。那麼,為什麼虎媽卻要把自己放在一個【虛偽】的位置呢?如果人不能誠實的面對自己,又怎麼與他人共生呢?其實當孩子們知道父母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更重要的是,也有恐懼與無助時,我相信這個家庭會更團結,會更親密。畢竟,人一輩子中,還有誰能更親?而這個【親】,並不只是血緣,更是一家人經歷他人永遠無法經歷的旅程與關係。虎媽,卻沒有這個。她選擇獲得孩子成功所帶來所有的榮耀,卻逼著孩子賭上一輩子的幸福。成功了,她將(或許像現在這樣)獲得許多矚目與榮耀。失敗了,那麼對她孩子們的傷害呢?這時虎媽打算怎麼彌補?

(三)當然,虎媽在這書裡說,這是因為她十三歲的二女兒的反抗而寫的書,然而除了炫耀,我看不出甚麼其他的。當然,圍繞著虎媽這本書的宣傳,也是緊貼著世俗的,錯誤的價值觀。就在我們鼓吹多元文化,創意性等口號時,虎媽的書依舊鼓吹著單一的價值觀 – 學業第一。更可悲的是,並不是學業,而是考試第一。孩童時代的玩耍,遊戲,打鬧吵架受傷和好等並非是浪費時間,而是讓孩子們學會與他人相處的模式,培養健全的人格。學習,不僅僅是知識,還有訓練思考。不只是回答考題的思考,而是更廣,關於自己與周圍人與環境的思考,甚至更深層的體會。
學歷不等於學問,證書不能證明任何東西。當然,這並不是說我們應該拒絕學校,拒絕證書等,而是應該瞭解學習的初衷。以虎媽的模式,以現在學習模式,哪還有人能體會【朝聞道,夕死可矣】這樣感動的領悟呢?

教育應該不一樣也因此,我買了嚴長壽先生的【教育應該不一樣】。嚴長壽先生或許不像虎媽一樣有著甚麼耶魯大學教授的頭銜,卻在每本書中帶出人性的真,善,美,並且鼓勵所有的人一起往更美好的未來【一起努力】。嚴長壽先生以正面的態度影響許多人發揮自己的光芒,而虎媽則是剝削了孩子的努力來給自己添加早已失去的光芒。

我強力推薦嚴先生的書:嚴長壽:教育應該不一樣。而虎媽的書(我覺得應該是虎媽的哀歌,唱的是荒腔走板的病態教育調),我建議大家還是在書店拿起來看一看,或許能做為某種警惕。除了作為警惕外,真的買回家的話我想應該就是拿來擋門之類的,畢竟物要盡其用啊。

© 2017 Eternal iNsAniTy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