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寫得太好了!不只是能源方面,包含高雄這次的災難也一樣:很受人民歡迎的就是說,所有危險管線不得通過高雄市,但是哪種管線都有危險,都需要維護。並不是發生事情了說完就好。我還蠻期待看高雄怎麼定義「危險」怎麼定義「高雄市」,周邊的城鎮又會如何要求避免管線埋在他們那邊,與這次爆炸無關的其他「危險」企業又該如何立刻想出解決的辦法然後有資金執行。

並不是說花媽是在造勢,我相信不是,而是說很多時候,順著民粹的決定是最容易做的,而正確的決定卻是最難做的。我很擔心台灣從太陽花學運到現在這一連串的問題,將會選出一群順著民意做事的人,而正確的事卻沒有人做,甚至產生很糟的長遠後果。

http://montwithin.wordpress.com/2014/04/27/致臺灣的科學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