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臉書上看到這篇文章,實在說到我心坎了。值得思考。

我又想到三國演義(這次不是火鳳燎原就是了),最後一回(120回)薦杜預老將獻新謀,降孫皓三分歸一統。東吳陸抗是如何在邊境與羊祜保持和平的?有在爭「國格」嗎?沒有。羊祜有在用武力震攝嗎?也沒有。都在經營人民的生活。人民才有和平,才有生存的機會。吳主孫皓要陸抗出兵晉國,抗回草疏,「…疏中備言晉未可伐之狀,且勸吳主修德慎罰,以安內為念,不當以黷武為事。吳主覽畢,大怒曰:『朕聞抗在邊境與敵人相通,今果然矣!』遂遣使罷其兵權,降為司馬,卻命左將軍孫冀代領其軍。群臣皆不敢諫。」接著,「…丞相萬彧,將軍留平、大司農樓玄三人見皓無道,直言苦諫,皆被所殺。前後十餘年,殺忠臣四十餘人。皓出入常帶鐵騎五萬。群臣恐怖,莫敢奈何。」試問現在誰在不斷的扣帽子,用各種製造與論的霸凌方式「殺掉」理智的聲音?帶著「路過」的「和平」群眾製造「非我類及匪類」的恐懼?但,一旦挑起事情了,我們有陸抗嗎?對面可多的是羊祜、杜預、王濬等人才啊。

要是現在對方仍然用純武力恫嚇,那好解決。但是真的只是這樣嗎?只是銀彈?只是利誘?我們有什麼呢?

原則不清楚,身段極硬就是虛張聲勢。原則清楚,身段極軟則是值得敬畏。

所以,我們的核心思想跟價值觀是什麼?學運的這些人,代表我們要的原則嗎?

你們想讓張志軍看到什麼樣的台灣?
June 29, 2014 at 10:48pm

作者:Peter Hu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notes/907853069240557/

張志軍,第一位來訪的中國國台辦主任,繼之前台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問大陸,開始打破了以往透過「黨對黨」與「民間團體白手套」的兩岸交往模式,開啟了官方對官方的溝通,這對台灣來說,無論你喜不喜歡,都是很重要的一步。

所以,其實對台灣最大的課題是,「你們想讓張志軍看到什麼樣的台灣」。這之所以是個課題,是因為張志軍會是個人物。他的前一任,王毅,現在是中國外交部長。當前大陸的外交體系與兩岸體系已經是一套班子,兩塊招牌,可以想見他對台灣有什麼想法,將會影響未來中國的對台政策與方向,也會影響將來台灣的國際空間。

對於反對者來說,其實他們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可以利用這次張志軍擺明要放下身段的契機,做很多很大量的溝通的工作。中國並不是鐵板一塊,也是由許許多多的人組成的,很多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觀點,不同的價值認同。不是不能被影響,但是要看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影響。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無論你想要用什麼方式,最糟最糟的一種,就是用「力量」。潑漆、阻路、威嚇,都是不同方式力量的展現。你到了我的地盤來,給你看看我多有力量,就是這樣的心態。

你想讓中國懼怕台灣嗎?然後,讓中國向台灣妥協?滿足台灣所有的願望?

這個出發點必須要好好思考一下。台灣,有沒有讓中國懼怕的本錢?為什麼台灣要試圖讓中國懼怕?

我想寫點東西,但是又很懶。因為我知道,清楚這個道理的朋友,已經早就清楚了。不想去相信這個現實的,怎麼寫也不會相信。

中國近年來在國際外交上展現出一種姿態,試圖展現出「人畜無害」的姿態。所以,必須要「遇軟則軟」,但是,最近從習上台之後,「遇硬也未必軟」。從對日關係,基本上就是走向一種即使面臨衝突也無所謂的態度,對美國,從斯諾登事件,歐巴馬放了那樣的狠話,中國照樣讓斯諾登走了。對俄羅斯,大手筆兩百多億美元的天然氣預付款,讓高傲的普丁大老遠跑一趟上海,捧了亞信峰會的場面。

張志軍訪台,不會改變些什麼事,也不會有些新鮮事,但是對於張志軍個人的感受,除了場面上的官話,看不出太多端倪,也不是台灣媒體關切的重點。但比較起來,大陸方面對台的態度,是相當成熟的,原則放在前面,但身段極軟。

相反的,台灣的反對者們,看不出任何的原則,但身段硬的不得了。

我看到一種想法,許多人討厭台灣的現狀,認為都是馬英九、財團、中國聯手框起來的,必須要打倒這三者,才能突破。但事實是,台灣的現況,就是整個國際社會合謀的結果,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而已。你打倒馬英九,只是少了一個最懂得怎麼跟中國拖下去的領袖。

如果連台灣現況形成的根本性原因都不了解,你想要訴求什麼?感覺這些人,把對馬英九那一套,想套用在張志軍身上,套用在中國身上,這要不是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就真是徹徹底底的無知。「總之,你就得照我說的辦,我才是民主,我才是價值。」

馬英九是你選出來的,但張志軍不是。

到現在還在說,中國關我什麼事的,不太適合參與這種討論。對於現實狀況缺乏常識的,我不知道這種人有什麼立場可以來談論是非對錯。

總之,套句胡錦濤以前說過的一句話,「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我相信,台灣未來的出路,必須要「寄希望於大陸人民」。

誠然台灣可以在自己將來的道路上,有決定性的重量,但是,絕對無法避免的,必須要爭取同情,爭取理解,爭取認同,來自對岸的大陸人民,甚至是官員們。

這點,我們很多朋友做的很好。在對岸的民眾之間,留下許多佳話,留下了一個深刻鮮明的印象,「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照現在部分年輕人與極端政客的這種搞法,繼續這樣搞下去,鼓吹台人仇陸,激化兩岸矛盾,我預測一下,如果中國的官方媒體又配合的很好,那就是激起比較大規模的仇台氣氛。大陸民眾就像是欠缺點一把火的乾柴,憤青絕對要比台灣多的多。而且他們恨的到,做的到。他們仇日,連日系車都不買,日本手機也不用,只看A片與蒼井空。但是台灣人呢?仇韓?三爽照樣買,星星照樣看;仇陸?小米機排隊都買不到,甄嬛重播多少次了都不嫌煩。而大陸民眾,拒買所有台灣商品、農產品,抵制赴台旅遊,我相信一點都不會有困難度。甚至政府都完全可以不用出面鼓動。

台灣這個品牌在對岸的價值,是多少人多少年來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礎,而摧毀這一切,只需要一朝一夕的功夫。一個小小玻璃瓶的台灣省農會出品的牛奶,在大陸超市的冰箱裡可以賣到16元人民幣一瓶。維力的張君雅小妹妹,一包可以賣到台灣兩三倍的價格。誰也沒有權利,自己以為自己代表整個台灣,讓太多的人受傷害,只為了成全你們自以為是的意氣,自以為是的正義。

民進黨早就放棄了在街頭去對抗中國的路線,當政過就知道,一點屁用也沒有。現在民進黨,猛力走向對話,從謝長廷,賴清德,陳菊,到蔡英文自己。

在台灣的街頭,對付不了中國。你其實對付的,只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手足,你正在對付,那個本來應該要成為你所團結的對象。